音乐,酒水,一点点苦

生活不必时时激情有趣,生活本来就不可能如此吧。最近我的诗风转变了很多。小唆了一口苏格兰进口的烈酒,身边放着07年”Accross The Universe”的原声音乐。

事事如果都会顺心,那还叫生活吗?所以人们迷失,人们寻找。可是答案。

那些最简单的答案可惜往往都是错的。

问。谁又会回答?

不去解答其实很容易。等待。时间自然会给你一个解释,有的时候。

最近开始用冗长的实验等待写小说,暂时题目叫做“短篇”。既是短篇,自然只是希望放到站上而已。我希望把这个站同时用作个人和学术目的。所以将来会有一些英文的帖吧。(暂时,学术上并没有什么可说的。)

做了一些市场调查,发现诗文学在中国非常没有市场。但是我还是想试试。毕竟我写了很多的诗文。等待着,我只见市场越来越充水,也不知道什么途径去。投了几稿到一个什么出版网站,也没有回音。最可恶的是,投出去了,还删不掉,继续余留在那个网站。无聊之余,我决定自己开个站。于是在wordpress买个域名。

放上一首诗,抛砖引玉。最近开始写一本小诗册。暂时40首诗左右。自从从澳洲回来,我感觉到诗对我来说有多么的重要。我也重新开始了水粉油画。

最近思考感情有些过多,毕竟没有人一年四季都多愁善感的度日。

这首诗叫“该说什么,已经说了”。本来是想讲诉情人分手。写完才发现,里面埋藏的是我为什么分手。事隔两年了,我还感怀,只因分手的那一刻,有些该说的话没有说。还欠一架没有吵。时间,把激动的情绪都抽掉了,剩下的,也不能够再叫做爱情了。

烛火暗中有些飘忽,
恍动着的黑色烟雾。
空调有些冷,
话语有些冷,
外面的月色有些冷。
蜷缩在床头的你我,
有些不自然的拥抱。
被子搭住了脚,
即便冷。
轻轻靠在了肩膀,
手,
随便放在了身旁,
电视,
却只有我一个在看。
我轻抚着佯睡着的你,
扣紧你僵硬的手指,
你甩开了我的手,
有些用力的过了头。

好吧,夜已经过了一半。音乐有些失去了它的作用,我们都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现实,快乐总是太过短暂。但是这是为什么我们回去追求它不是么。只要还有那些希望,今天不会太过糟糕。

Advertisements

About zlong4

Chemistry

Posted on 2012/09/08, in 文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