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2

今天是24號

。。。。怎麼從頭說起呢。一事平復,一事起。這一刻的平靜,下一刻有又不得不去著急。所以我才養成了那種不去擔心未來不去計劃的壞習慣。 最近很多想不明白的事情發生了。大多數是人與人之間的事。沒什麼好煩惱的,只是不會明白別人是如何想的。。。。 詩最近寫的的有點多,暫時就沒什麼好寫了。整理得有些煩躁。 又開始畫油畫。這是第三幅。第二幅有些失敗。花了一個月,還是沒找到感覺。才發現,風景畫不能憑想像去畫。畫出來沒有細節。怎麼改都覺得不合心意。這一幅,就是寫實,第一次畫建築。也不知道總是有新的嘗試。 或許是這一部分的我,跟實驗,學術中的我衝突著。一個要去懷疑自己,一步步。而另一個則是到處亂點,思想亂飛。就跟科學一樣。作畫同讓讓我思想平靜。 很多人說,興趣太多不好。不經意的批評著我。沒人知道,我無事乾了回家寫詩做畫。就好像私下里的朋友,也很少知道我的學術。 我通常都是,學術學術,生活生活。偶爾間人會問起我業餘做什麼。我也只是隨便提上兩句。偶爾朋友問道我的工作,我也解釋不清。 家里人總擔心要不是我學習不用心,就是生活太單一。為什麼就不能夠接受我,兩者分得很清。 又是擔心我在股市上花太多時間。又是擔心我學術上沒進展。其實,我不擔心嗎?我有辦法嗎? 是呀,是誰總覺得我只適合做教授。怎麼總是不明白做老師是科學裡面最無趣的事情。盡責是一回事,喜歡是另一回事。你要我終生做教授,你真是把我認識錯了。為什麼一定要是,要么只會科研,要么去搞商業?人可以做很多的事情。為什麼要去局限自己。 總是被人披上很多的袈裟。我裝著正經一點,人覺得我像沒跟女孩子講過話。我貪玩一點,人又以為我系禽獸。我節省一點,人覺得我很單純。我買點東西,人又覺得我很有米。我受夠了披上半件的袈裟,被剃了半個的頭。到底為什麼總是這樣的極端?我一度以為,是我總是把不同的事情分得很開。所以在不同人的眼中,我是不同的存在。後來發現我錯了,我眼中的他人也不是簡單的。於是我不咋再亂猜,懂得了怎麼去了解一個人。

Advertisements

一点点

加沙局域的冲突真的是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而且局势让人不得不怀疑到底有什么样的猫腻。

什么样的人会投资VVUS那样的股票呢?7月21号,vvus的新减肥药通过了FDA认证,可以上市,股票翻了一倍。然而如今4个月过去了,公司利润减少,一月前有降回了10块的原型。有人问是不是销售的问题,有人坚信vvus会让他们翻本。

简短的说明为什么vvus不会涨回20块。首先,公司净利润是负值,对一个有销售的制药公司来说,这是致命的,花了多年时间研制的药物如果不能够尽快盈利,公司是会破产的。其次,如果你打定公司会被收购,你要看这药有没有前途?你说它会被收购,你预期股价会涨多少?我的结论是,这种减肥药没有前途。加上其它公司的竞争。vvus不会是好的投资产品。相反,现在制药业的投资者都瞄准短期收益,等待着暴涨,然后在涨的那天抛售。这样的投资方式并不健康,长期的投资vvus亏损的几率比较大。而且公司近期被调查,这已经提升了公司所含的风险。

有那么多的制药公司股票低于所值价格,为什么要去买vvus?要吸取FB的教训,一个不能提高盈利的公司,光靠好的产品不能够提升太多的股价。

 

市场

人们没有意识到,现在的股价是如此的便宜,你做一个小小的测试,对比现在的股价和往年的平均股价,你就会发现,现在的股票完全是低于实际所值的,而对比google和apple来说,人们都以为这两个成功的股票永远都不会大跌,这种预期不太实际。Google推出的新产品有亏损的可能,而苹果的所值已经基本到顶了。苹果的市场占有率还在升高,终于走到了新的高度。苹果的未来是什么?我却不敢说。Iphone有没有底?Ipad又没有底?跟Ipod一样他们都会最终不再改变。而在那时候,推出新的Pad就好比推出新的Ipod Nano,股票还是会涨,涨,涨,但是随之每一次增长,苹果的股票只会越来越虚,只要一个差的CEO,全部都可以毁掉。相比之下,投资些跟管理没太大关系的行业:新型能源。许多年的科研,政府也大把的投资,这个领域才是能够最快增长的,但是却是最难预测的。

新型能源本身就颇多阻力。如果没有时间去研究好这个行业,还是不要去投资。

相比之下,夹杂在能源和科技之间,生物公司的活力在今年显现出来。这些公司需要的是长期的投资,而不是股票的一点点增长。因此,大多数情况下,股票增长较容易跟进,其实,一般股民不应该投资默克,罗氏这类的股票,因为交易量大,大涨大跌往往在开市前就已经决定好了,没有能力在市后交易的股民根本没有可能靠运气增值。越是小本的投资,越应该投资长期的增长,换句话说,以亲身经历,小本的股票交易不能够纠结于两点,1.一时的亏损。一时亏损是正常的,大涨前小跌是可能的,但是买与卖不能靠涨跌来决定。但是,并不是就要把钱套在一个股票里面。时不时,你会发现会有更好的机会。2.单一的信息。单一的投资是不容易赚钱的,简单说,人都是不够耐心的,同时关注几个公司的概况,往往会能够在你另一股票不景气的情况下,给你一个好的转换。

这个市场的现状是不好赚钱的。

但是从投资的角度来说,还是最有潜力的去处。

写着写着

短篇写着写着就要变成中篇,然后估计还要成为长篇,只是看怎么去定义了。

最近在想怎么去写些不同的,能够有读者的故事和诗–终于在今天有了头绪。一个好的故事不在于多么的真实,真实是我们所经历的。好的作品是抽象的,是独特的。可是读读自己的作品,还是发现汉语的功底完全不够到位。重复的读着,每一遍都改掉一些小的毛病。原来写作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很高兴自己尝试过,不过。

写着写着,发现故事的发展圆全都不能够预定。写着写着就朝着完全意想不到的地方发展了。然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故事的主角的命运并不是由作者所主宰,这才是写作的乐趣。

——————————————————

我自有我的创新。经过许多次的修改,第一个故事已经基本完善,第二个写了5份之一左右。希望自己写的东西,不只是印刷了,却能够真正上得了读者的书架,一直以往都有几个层面需要考虑的,

先是名字,怎么样捕捉好奇,又能够表达书意,然后是设计,怎么样能够让读者即便没有心情看完,也有心情把书放上自己的书架。最后,怎么去抚顺自己的用语,让书变得更加符合国人的世界观,同样重要。

 

当教育是一种笑话

如果说,教育成为了只有少数学生愿意去思考,学习的体制,要给那些不思考的,不收获的学生好的分数,真的让人很难受。

社会在倒退不是吗?

其实没有,只不过这些将要拿到大学毕业证的人,根本不应该在这里。

以前在北方,也有很多人在说,有的人不应该能够毕业。所以我的们的毕业证也没有价值了。同样是认真,一点一点的学,却没有任何的价值。在美国,真正成功的是那些走捷径的人,社会价值跟中国的价值倒是越来越相像。也或许这才是中国价值的根源。重要的事情是怎么更少的付出,更快的得到,这才是今天的美国梦吧。

其实,今天你逃到哪里都是这般的价值。只有靠你自己去保持自己的诚实,无愧。

今天,诚实是致命的。

你跟老板说实话,你被解雇,你跟情侣说实话,你被甩。人们总是有种紧迫感,但是没办法正确的去面对社会的竞争。

现实是,没有体制是能够保证社会公平的,但是教育公平是重要的。虽然教育是靠个人的不错,但是公平可以增加社会的效率,减少资源的浪费。

我们飘荡着,只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的生活。本来,美国人的下一代,管我什么事。。。。想想中国的大学,原来教育只是一个笑话。你真有梦想,不要幻想教育能够把你升到很高。不管要真正去学习什么,都只能够靠自己而已。

分数是狗屎。如果你一天花10个小时认真学习乱七八糟的东西,只是一般的分数,我觉得你才是真正的在教育自己。想像你要像这样给完全连基础知识都不懂的大四生100分,你知道他是抄的,可是教授决定不去追究。可是那个认真学习的却只有86分。你才真正明白美国今天的衰落到底是因为什么?是因为这种走捷径的人,混在了社会精英中,决定这这个社会的命运,精英越来越少,因为诚实的代价越来越大。

一个社会都在耍着小聪明,金融危机只是第一步而已。未来的美国真的适合中国人逗留吗?我表示怀疑。但是我们还能够逃到哪里?我们已经无处可逃了。只有回到自己的国家,把它变成一个能够安安静静生活的国家。

如果你并不想赢

打了一晚上的牌,没有赢,少少10块入,10块出。其实,我赢了不少,打hold’em其实只要一个心态。于是我垒了一摞摞筹码,然后就忽然不想玩了,想也不想,就把筹码白白输出去。然后剩下一点,all-in 又赢回一些。我觉得我纯粹是去锻炼心态的,所以没有收获什么快感,回到家,打开电脑,做了点什么,然后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醒来时,所有动作都保留着。赢钱根本没有什么喜悦感,所以我的牌技从来都没有提升过,胜利也没有什么喜悦感,所以我并没有对于打牌非常的在意。多是连规则都懒得去记。每一次人问我这样的牌怎么就白白的扔钱,我心想我都没有想赢钱,你管我那么多的,输了,借了10块,又借了10块,然后赢了又还了10块,赢了20块,又输了20块,又借了10块,赢了20块,又输了10块,赢了20块,又输了10块,还了10块。我觉得娱乐就是应该认真的去享受乐趣。

能够这样,又不输钱,心态那是要非常的好才行。不过我做到了,没有一丝的不爽。

我觉得我应该得一个诺贝尔平和奖。如果人人都报有不争的心态,平和的心态,那么其实很多事情都会变得简单得多。当然,终有一天我能够做到真正的十全心态无敌钟罩式无浸透全吸收卫生斤一般的强大。这不是厚脸皮那么简单的,这是我从小被教育的哲学,要让别人亏得比自己少。其实下一句是“同时自己赢的要比别人多”,但是放在一起,会被人误解下一句的含义。自己去斟酌吧,毕竟同样一句话不同人去读,会有不同的含义。

这一个光棍节很不一般。第一次,我心愿身边的女孩不要喜欢我。没什么,我现在一团乱遭,喜欢人,只是伤害别人多一点。我又不想伤害人,孤单一点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装傻扮懵很容易的,要是走入交往这种事,越慢越好。这就是我所谓的“境界”啦。

再说,人说得对,好的女孩又不会真正跟我这种没有稳定,没有成就的人继续下去,即便要去锻炼被甩,也会觉得作践自己。废话,20来岁,那么容易有成就的吗。等到30岁有点成就才去担心这些。。。。所以都是男大女小,在那种时候,最好还是不要去找同龄的,顺着社会的风气就好了,即便你心态好,30岁的女人的心态就不好说了。但是30岁时候还有什么意思,已经老到连蠢事都做不了的地步。不做些蠢事,怎么去标记我们的青春。。。。20来岁却都是好强的时刻,不好的,换一个咯,我也是这样想的。

于是分手时刻,总有赢的一个,输的一个。定义虽然很模糊,但是两个人心里面清楚谁个是赢家。

所以你叫我怎么跟精明的女孩去交往,都没有想过去赢。

不要可怜我,我喜欢做些愚蠢事情,因为我还可以。

愚蠢的快乐,比没有快乐强。

有时候,走在大街上,看到美女,所有男生都会想到以下的问题:“妈的,怎么我就交往不上这种女生呢?”每个人都会有很私人的答案。最真实的答案的确是我们所想,“我没钱咯”。所有男生都明白哒,心中清楚得很,这是概率问题。是很多女生不在意钱,我也很确定大多数女生不会喜欢一个人只是因为他有钱。蛋你说用什么去解释,大部分女生最后的选择都是比较有钱的,那不就是其实钱很重要咯,只是她们不认罢了。

大学时候花着爸妈的钱,穿着个老土样,哪有女孩理睬。毕业后拿一点工资,穿贵一点的衣服,似乎时来运转的样子。到头来发现,原先前是无所谓并不挑剔,然后当你步入真正的游戏界,你也开始变得挑剔。于是游戏就变成了一场耗尽青春的竞赛,人人都想胜利,不再好玩了。

步出游戏了好一会,以为自己又是条汉子,才发现还是想去过这光棍节,好容易有几天我不去想些乱七八糟的未来。过上几天,我又会掉进想要女人的跑道,不要以为是因为我们的愚昧,只是因为这样,一个男孩才会完整。

举起一杯辣辣的Scotch,蛋愿女友如这一般的辣。嘻嘻。

想多了,想多了

有一个定理,在没有明显答案的情况下,最直接的答案,往往是最好的。拐弯抹角,或者这样,或者那样的,纯粹浪费时间。有的时候,是要给人以足够的可能性。我想,给你最好的可能,给我最坏的猜想。这样可以了吧。足够的时间,改变不了结局。我想,或许我是想多了。介于在意与不在意之间,也不知道怎么掌握态度。

美国人在大选上过分思考了。无非是宗教和科学的分歧,资本社会,和劳工社会的分歧。要说平衡,民主党做得不错。共和党气短一个个都是再不参选就要老死的姿态。在这种时候,什么可能说什么。这样的姿态,如果奥巴马还要下台,那么美国将面临着一个很基本的问题,什么是歧视。

我个人希望看到共和党当选。你说共和党真的会要削减电视台这些的么?共和党有很多要做的,首先,各种宗教活动,重新发芽。外交,要回到布什执政的那种状态。共和党的作为是,无所谓什么是对的。共和党的执政期间,中国改变得飞速。人们或许没有意识到,但是正因为利益趋同,有共和当一天,中国就有稳定。美国的中产阶级社会才不在意中国的稳定,他们的利益焦点是怎么样吧美国变成一个‘欧盟国’。但是他们有一点是对的,在今天,政府省下钱来,削减,简化,最后钱都到哪里去了?正是那些共和党和民主党捐赠大选活动的重要人物。美国政府近年大手笔的投资科研,其实,有些资金给出的太过急躁,造成了科研界文化的改变。毕竟,钱不是科学的前提。但是在09年之后,钱,变成了决定性的问题。忽然间,政府的资金可以那么急促的给出了。为什么?希望尽可能的快收成果。但是,科学是需要时间的。急躁,是危险的。

其实,想那么多做什么。那些希望美好社会的,希望依赖社会的,自然投民主党。那些想要有钱,想要宗教的,自然会投给共和党。问题只是,哪一边的人更多一点。正因为这样的现状,今天世界上最好的民主并没有最好的效率。

 

勾手指尾

现在的感情太复杂了。以为只是。。。。却发现,也不知道是哪根胫错了。今晚是万圣节,本来水到渠成,为什么我却退出了游戏。也许是我太过于害怕,也许我不再愿意相信。我其实只想一切简简单单。只是因为喜欢而已。为什么,太多的或许了吧。

爱情真的那么难吗?

从一开始,相识,相约,然后了解,或许我害怕了。知道了结果,所以并不敢开始,再也不了。可是。

本来这应该是最简单的事情。

我们都知道,约定的以后是不会实现的。

但是,但是,我只是想要简简单单而已。只是这一刻,能够被关心,能够能够而已。

我走着,我走着,
有一点小小的添士,
月色,月色,
有点点的幽深,
小小的兴奋,
遇见你的一刻,
一刻间,看到了夜的颜色,
一次目光,一次相见。
一次而已。
或许下一刻,
或许或许,
一个拥抱后的小小快乐,
或许或许,
下一刻,
还有没有我的记忆。

还想着,
昨天,
昨天的那个,
那个那个,
一刻间想象着,
是太多的关心,
太多太多,
再一个,
下一个,
下一秒抚着你的头发,
一秒一秒,
想起了,
记忆了,
忘记了,
放弃了,
仰望着昏黄的月色,
你走了,
你走了,
放手了,
仰望这月的颜色,
一点点惨白,
一点点颜色,
一点一点,
滴落了我的视线。
一点一点,
忘记了爱情的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