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4號

。。。。怎麼從頭說起呢。一事平復,一事起。這一刻的平靜,下一刻有又不得不去著急。所以我才養成了那種不去擔心未來不去計劃的壞習慣。 最近很多想不明白的事情發生了。大多數是人與人之間的事。沒什麼好煩惱的,只是不會明白別人是如何想的。。。。 詩最近寫的的有點多,暫時就沒什麼好寫了。整理得有些煩躁。 又開始畫油畫。這是第三幅。第二幅有些失敗。花了一個月,還是沒找到感覺。才發現,風景畫不能憑想像去畫。畫出來沒有細節。怎麼改都覺得不合心意。這一幅,就是寫實,第一次畫建築。也不知道總是有新的嘗試。 或許是這一部分的我,跟實驗,學術中的我衝突著。一個要去懷疑自己,一步步。而另一個則是到處亂點,思想亂飛。就跟科學一樣。作畫同讓讓我思想平靜。 很多人說,興趣太多不好。不經意的批評著我。沒人知道,我無事乾了回家寫詩做畫。就好像私下里的朋友,也很少知道我的學術。 我通常都是,學術學術,生活生活。偶爾間人會問起我業餘做什麼。我也只是隨便提上兩句。偶爾朋友問道我的工作,我也解釋不清。 家里人總擔心要不是我學習不用心,就是生活太單一。為什麼就不能夠接受我,兩者分得很清。 又是擔心我在股市上花太多時間。又是擔心我學術上沒進展。其實,我不擔心嗎?我有辦法嗎? 是呀,是誰總覺得我只適合做教授。怎麼總是不明白做老師是科學裡面最無趣的事情。盡責是一回事,喜歡是另一回事。你要我終生做教授,你真是把我認識錯了。為什麼一定要是,要么只會科研,要么去搞商業?人可以做很多的事情。為什麼要去局限自己。 總是被人披上很多的袈裟。我裝著正經一點,人覺得我像沒跟女孩子講過話。我貪玩一點,人又以為我系禽獸。我節省一點,人覺得我很單純。我買點東西,人又覺得我很有米。我受夠了披上半件的袈裟,被剃了半個的頭。到底為什麼總是這樣的極端?我一度以為,是我總是把不同的事情分得很開。所以在不同人的眼中,我是不同的存在。後來發現我錯了,我眼中的他人也不是簡單的。於是我不咋再亂猜,懂得了怎麼去了解一個人。

Advertisements

About zlong4

Chemistry

Posted on 2012/11/24, in LIFE.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