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3

走人

话说阿蛋在德州的第二年,时运不佳,在此关头遇上财政悬崖,政府削减预算,各处实验室愁眉苦脸的。但是,忽然发现神经生物学的领域似乎比较受重视。大四那年阿蛋的申报,主要也是在这个领域。可是领域偏向生理学,似乎并不搭睬我这种偏化学的存在。我很清楚,他们不重视化学是因为没有找到跟化学的桥梁。

不说这些了,这不,就要拿个硕士走人,去那里呢?每个人问我,我都是自信的回答,无所谓。实际上,怎么会无所谓呢,人都是往上走的,所谓,”人之最卑贱为贫困。“是千百年来都成立的。

同样一个人在不同环境下成长会找就不同的结局。但归根到底,一个好的环境对于人是有促进作用的,而在一个不健康的环境下,竞争变成了一种不好的淘汰,而不是促进人的动力。而人总是会被身处的环境而定义。因此,如果不能够到更好的学校去,那么奋斗只是在屎水中打滚,有好的积累,也要有好的平台,否则打滚,人家还要说你姿势不对。

因此我没有给自己留后路,没有跟那个教授说好万一的保票,没有确定因素,没有回头路,只有往前走,或许还会有一点点的光明。

这也是我为什么喜欢GATTACA中的Vincent,如果是问自己可以做什么,那么我什么都不能够去做,如果问自己不能够做什么,那么我什么都能够做。因为不能够做而不去做的那才是贫困,明知不能够做到,而还去做的,那才能够走出贫困。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