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是種危險的遊戲

很多時候,你可以等待一輩子,卻等不了最後一分鐘的堅持。最後一刻的放棄,是最沒有必要的犧牲,而因為壓力而放棄則是最不理智的。

在等待中,是我們自己傷害了自己。你開始怨恨沒有得罪你的人。

有的時候,知道答案好嗎?其實,這個結論在你知道答案的那一刻你才會明白。答案往往超乎你的想像,或許不是你喜歡的。可是那一種釋放其實是好的。

答案是什麽呢?我想去澄清,可是答案太過複雜。而當我終於鼓起勇氣要開口的時候,對方卻往往沒有耐心聽下去。她以為自己知道了答案,她寧願相信自己的答案。是呀,如果你根本就不聽解釋,你又怎麼能夠知道答案,不知道答案,你又怎麼會錯呢。於是我明白了,對她來說,理解是一種傷害。你又怎麼忍心去捅破那個虛偽的泡沫,玷污別人的自信。

我以為愛是理解

看了一集Family Guy, Bryan 對Steward說,你越對女孩差女孩越當你一回事。回頭一想或許正確。 你去逗笑一個女生,她只當你玩笑;但是你本不喜歡性格的那個,卻會因為你的冷漠而喜歡上你。

我覺得,如果說爲什麽現在的交往那麼難,唯一的原因就是人們忘記了怎麼去瞭解一個人。經過不少嘗試,我明白兩個人相處不在於兩個人有多少的不同,而在於兩個人是否能夠理解對方。隨時隨地的問上一句:“你怎麼樣?” 不只是幾本的關心。其實簡單的關心才是真正一段關係中最重要的部份。試問交往過都不知道對方的興趣愛好,這是愛麼?又或者,你是愛自己更多,因為你只能夠理解你自己。

我會等待

其實也沒有必要放棄希望。對的人,你約會她在河邊散步的時候,她總會點頭。她不需要只走在我的左邊。但是在說愛之前,請你先瞭解真正的我。

每個人都在教你,每個人都說你當他們是傻瓜

最危險的自信就是以為知道別人要說什麼。我經常被打斷,每個人都以為知道我要說什麼。可是少有人真正接對話。我的學生說我講些他們都聽過的東西。可是他們總想聽些深奧的東西,可是卻不懂得很多基礎的知識。現在的風氣,就好像后古典時期的雅典,當人們拒絕理解對方,這是思想的死亡。

當思想死亡了,自由,理性,甚至民主-那些人們聲稱重要的東西都不會存在。

我也就不扇臉宗教了。那些信奉一神的人,早就放棄了思想與自由,活在他們與神的自我世界,根本拒絕看到這個世界的全部。而思考只會傷害他們。

對有的人來說,快樂本來很簡單。

Advertisements

About zlong4

Chemistry

Posted on 2013/10/28, in Time.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