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摔倒过

snapshot20131123001044

北京

一点旧事

也许是因为想起许多高中毕业之前的事情,我重新审视自己。女孩告诉我,我其实没有那么坏。但是我的故事,远比那要复杂。那就先从这篇博文开始吧。写点杂文,留下点面包屑屑,自己寻找回家的路吧!

曾经,我的体重一度达到了200磅,而那中的20磅是2010年长的。那是2010年的夏天:我还在一段极度不健康的关系中-靠暴饮暴食来弥补自己的不开心。2010年冬天的时候,我马上就回复到了今天这样正常的体重范围。在今天,我甚至不敢想象当时的自己,却也不能理解自己。

DSCN1603

上海

曾经,我不喜欢正经的说话,三两句就开始滑皮。于是写起正经的东西,人都有点不习惯。我承认,我成熟的比较晚,但是我成熟的时候,却比身边的每一个人都要成熟。女孩说这不好,要留下些纯真。可是我没有多少剩下的纯真了,只有现实与现实的冲撞,没有幻想与现实的冲撞了。

左半边,右半边

我活在一个矛盾的世界:有的时候,我会把自己想象成那个歌剧里面的“魅影”。当然严格来说,我只是个“影”。因为在我的右脸与颈处,有一块胎记。我知道所有人都在假装那其实没什么。但是,一天的最后,相貌往往就是得到与得不到的巨大差异。追求感情和工作中我发现了作为人意味着什么。

老实说,我倒是习惯了被人忽略的感觉,从来不把自己定位在群体的中心,不复合大众的风格。我喜欢我的右半边,他让我能够在注意力的边缘找到我自己的存在。

太自信?

我承认,在别人眼里我非常的自信。有的时候,我会发现周围的人甚至会染上我的坏毛病。曾经有人说因为我的关系,养成了独来独往的习惯-变得喜欢宅在家里玩游戏。其实我也不是那样的人:课业紧张也不能叫做宅,游戏我也不会当命去玩。同时候,我真正的优点比如说:理智,诚恳,谨慎,却从来都感染不了别人。为什么我干什么不好的事却总能感染人?我可以带领不熟的人喝疯酒,却不能够带领同学讨论学习;我可以在酒吧里面带头跳癫舞,却没有能够说服一个人不去信仰基督教,又或是不去沉迷游戏。领导能力?我很怀疑我有没有这种特质。

我给人一种自信的感觉,不是因为我不怀疑自己,只是因为我会嘲笑自己。忽然觉得我跟Jennifer Lawrence很配是不是。。。。

我知道,我的自信有的时候也挺伤人的。我那种下定决心就不回头的做法到底是对吗?我虽然相信我的判断,但是我根本就没有机会去发现自己错了没有,很多时候我也可能是错的。

不过我常说,“路就是走下去,仅此而已。”这就是我遵循的原则。

我曾经摔倒过

太多次。太多次。于是爬起来成为了一种行为反射,根本不需要理由了。

Advertisements

About zlong4

Chemistry

Posted on 2013/11/23, in LIFE, 文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