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理解

高中教育培养了一种不好的风俗:人们总在文学作品里面寻找不存在的东西。比如李白的诗总是表现不得志的情怀。王维总是要表现什么田园风光。好像诗是在逼你一样:读杜甫你就得爱国得激愤。但是还有一种诗,不是自我的:比如白居易的《长恨歌》,写得不是我又被贬了,老婆又要在家里等我了。。。。的。而是一种叙事的文学。不是为了褒贬玄宗,只是为了记述,为了写爱情而写。

现代诗更是如此,有多少诗人写的东西真正是在写自己。是的,诗中的文体往往是以第一人称,但是诗也是有主角的。而主角往往不是诗人自己,而是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可以站在鞋子里的读者。不,诗里面失恋,不一定是诗人失恋,除非底下注明是自己。如果你过度的理解诗,那么你不可能欣赏诗。

我想说,诗没有必要拥有什么革命意义,什么社会现状,什么信仰,那些都是读者自己想象的。诗的抽象就是抽掉了实体的角色,而这样的诗才能够进入别人的生活。

其实诗人自己,能有多少有趣的事。英国那些经典的诗人,到过的地方远没有现代人多,接触的事情,远没有现代人多,他们之所以能够感染现代人,是因为诗里面其实写得不是“自己”。那些给“某某”的诗,什么标注姓名的“情诗”往往都很糟糕不是么。

现代诗的惯例就是,诗是故事,而故事的主角是抽象的。过度解悉,那是学者无事找事的多余作为,诗写出来不是让你去理解的,含义应该是独立的,不然也不会去用诗来做载体。如果读到最后一句你还不理解诗的含义,那么作者本就没打算让你去理解。你若开始寻找诗人的生平想要给诗注入什么含义,那你就误解了诗人的初衷。

不要过度理解现代诗,是我可以给读者的唯一建议。因为诗人是善变的,也许这一首里面是自己,但是下一首又不一定了。读诗,你不能够真正的了解诗人本身。你只能够了解你读的诗,仅此而已。

歌词也是一样,如果词人总是写得自己,姚若龙,林夕,这些人该要失过几百次恋吧。。。。

Advertisements

About zlong4

Chemistry

Posted on 2013/11/28, in 文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