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3

旅行计划 (12/19/2013)

trip香港-雅典

雅典-伊斯坦堡-(火车)-安卡拉

雅典周边 (旅行团?)

希腊-威尼斯 (游船?)

威尼斯-佛罗伦萨 (火车)

佛罗伦萨-罗马(火车)-梵蒂冈签证?

罗马-米兰(火车)

米兰-布拉格-维也纳-华沙?-柏林-法兰克福?(火车?自驾?)-卢森堡-巴黎-伦敦 (火车)

伦敦周边 (自驾)

伦敦-香港

Advertisements

我知道

竹林青青
水静静
湖中小岛
一映绿荇 碧空晴净
远望处
一澄水天无边际
展白翅 跃将起

浪花处 沾湿一点心境
无聊赖 似有一汀写意
你我相隔几千里
各自船头无微信
无微信兮水花飞溅
那日相识忘相续
时日久长
一次默然错失
一次冒然逃离
一次相约
一次失信
一次坦然相拒

最后天际
有着烈日晖映
你半晚的小雨
亦已点滴流尽
晴朗夜 我敲敲你的沙窗
旧隔阂 也无妨
陪你看 一夜星光

塞内卡和现代诗

一句话?-过度“制作”

塞内卡写得根本不是剧本,而是自己对故事的理解。他没有增加任何的悲剧性,只是把戏剧过度制作,他没有想好什么是剧台,什么是剧台之下。但是很明显,很多本来不应该搬上剧台的元素被变成了戏剧的元素。戏剧和诗的联系从古希腊时代就搅浑不清。是在拉丁文学(塞内卡?)之后,戏剧和长诗终于分离了?诗变成了不能搬上舞台的戏剧,戏剧也不再拥有诗的韵律。因为文学变复杂了,舞台也变复杂了。

曾经学着18世纪的诗人写故事长诗,不成功。节选我10年写的《分手以后还是朋友》。
【书房】
渊:分开如果是个错误,
此刻没能抑制的的悲伤,
悔怨是否殆尽?
不存在我的对,
不存在她的错,
我若是那么狠心,
当初的留恋也不会延拖到今,
不会再拿起电话,
想听到她的关心。
渊拿起电话,拨通了,号码忙音,渊隔了半个小时又打了过去,还是忙音。再隔了半个小时,一个熟悉的声音接了起来。“喂?。。。”
【沉默】

(独白)渊:我不后悔我说过的话,
我不忘记我犯过的傻,
我给她的愤怒,
倘若是故意想要伤害她。
明明是自己讲的分手,
却是我的可悲,
却是我的无助,
在她那里却变成了害怕,
在她那里变成了失望,
如何能够重新开始,
如何还会想要一起,
只是一时间还没有她来填补你的空缺。
不做朋友,
做陌生人,
不会再去留恋,
过去的情人。

是不是觉得要人去讲这些话,讲的人会尴尬,听的人也会尴尬。为什么诗变成了脑海里面的东西?随便一读出声就会失去它们“以往”的作用?

是因为我们忘记了诗的“戏剧”天性。也忘记了“戏剧”本身的“语言”天性。因为我们有了更加容易接受的电影。像WALL-E那样的电影,就算WALL-E只会说一句话,“EVA!~”电影还是幽美得无话可说,还是有韵律。我们不再欣赏诗是因为我们即将要走出文字的时代。那我还写诗做什么?

是因为,文字的特殊韵律是无可代替的。文字是真实的,超越时间的人与人的交流。影视给我们一种交流的感觉,却不能有效准确的传达一个人的思想,哲学,还有抽象的理念。人们不欣赏诗,是因为市场上有太多易找的刺激。所以,我退回来写短诗,知道时间会给诗找到一个市场。我们只需要不断的写下去,首先自娱自乐,接下来的再说罢。

为什么我喜欢香港的词人
说白了,大部分大陆,台湾的词人的歌太空虚了:白白声声说爱情,到头来失去了人真正可以共鸣的经验,因此失去了文字的粘附性,副歌结束也就忘记歌到底在唱什么了。比如几年前很受欢迎的歌《好朋友的祝福》音乐很好,A Lin 的歌歌喉也是台湾最上榜的,“那年我失去最好朋友,和最爱的人。。。。”你把词不唱的读出来,是不是觉得好空呀。音乐好听,可是就是词不入脑。相比之下,陈柏宇的《Espresso先生》的这句,“情愿在你床畔扮演这傻人,我未靠身份衣着脱手拥吻,味觉能赢取芳心。。。。”就不一样,这种抽象的经验,跟A Lin的歌词比就多了那么一点,让歌的美学意义增加了很多。

香港90年代至今的许多词人开始试验将抽象的经验注入在歌词里面。抽象的经验是诗的戏剧元素,我想这是他们的秘诀。为什么感觉上,他们的歌几乎都是悲歌?我想是他们借用了古典文学的精髓。是那些希腊悲剧里面的手法,让一篇简练的词有了可以粘附的抽象髓质,因而增加了一首歌的美学价值。同时,他们对中国的古典文学也是很了解。一个很好的例子用“春秋”这样的词来替代“故事”,要知道,粤语比起普通话更加受到英语的入侵。而能够自然的将汉语运用到这个地步,我觉得社会应该更加认可他们的文字天赋。相比之下,普通话歌曲还很有距离,往往是听到一半,我感觉找不到“我”在里面-唱得都是“你”。下面这首《恋人未满》是林若宁写的词,里面有恋爱哲学,有抽象经验,有戏剧里面那种正反两面性,有那种跳不出的结局-简直就像塞内卡的人物自白一样,就是我的论述的最好例证。

戀人未滿
填詞:林若寧

似有種感情即將傾瀉觸發到山崩
可能 跨出半步會特別敏感
可能 保守秘密更情難自禁
拉鋸互撼 兇猛卻窩心 
激情 握於手裡感覺更逼真
友情 恐怕面臨極強烈震撼
翻騰 身體裡面有洪流被困
雙方交纏 是這麼驚心 也同樣很興奮
如果攤開心聲 如果搬開理性
如果沾污了友誼神聖怕身份無從辨證
如果不哼一聲 情感迫得快要沒頂
停頓與及踏前美麗又矛盾 有誰能決定 
這處境 一時清醒 繼續平靜 
一時感性 笑著亡命
我們單單眼睛都有嚴重性
我最想 隱瞞心境 拒絕承認
坦然死拼 決定承認
不停游盪在你邊境 撲朔依然盡興
如果攤開心聲 如果搬開理性
如果沾污了友誼神聖怕身份無從辨證
如果不哼一聲 情感迫得快要沒頂
停頓與及踏前美麗又矛盾 有誰能決定 
這處境 一時清醒 繼續平靜
一時感性 笑著亡命
愛情捉不到它都有娛樂性
我最想 隱瞞心境 拒絕承認
坦然死拼 決定承認
不停疑慮沒法甦醒 染上感情絕症

《安提格涅》和《美狄亚》

索福克勒斯的《安提格涅》和欧里庇得斯的《美狄亚》也是悲剧里面的经典作品。

安提格涅的反叛和美狄亚的不服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主角都是没有选择的女性。现实给了她们偷生的选择,但是她们都各自选择了一条不归路。一个是为了无条件的亲情,另一个是为了无能为力的爱情。

安提格涅我就不说了,虽然她或许更值得文史学家多敲键盘,但我只想说说《美狄亚》因为美狄亚的结局我最不能够理解。我最先听到《美狄亚》这部作品是在看一个电影叫做《阿尔戈英雄传》,知道了阿尔戈船的故事,说的是“杰森”,又翻译做“伊阿宋”(因为“Jason”的”J”发音其实是“Ya-“),一个国王的后代在国王兄弟篡位后,隐姓埋名的生活在皇宫之外。成人后,他回到皇宫,新国王与他约定,如果他到世界的边境取回可以让人长生不老的金羊毛,就把王位还给他。于是年亲人就聚集了一帮英雄,踏上了不可能的旅程。

旅程被金羊毛的保护女祭司察觉到了,一路观察一行人的踪迹。直到可怜的美狄亚爱上了杰森。她不但帮助杰森克服重重困难,甚至杀害了自己的兄长,杰森对他许下夫妻之誓,于是她便跟他一路回到了希腊。她又帮助杰森报了血海深仇,两人育有两个儿女。

可是在权力和富贵面前,杰森最后选择了柯林斯国王的公主。美狄亚走投无路,还被柯林斯国王流放。于是她苦求多留一天,并开始自己的复仇。。。。经过一番剧情之后,她站在宫殿内,杰森站在殿外。宫殿里面躺着的是被毒死的国王父女,和美狄亚自己手刃的儿女。

什么感觉?是不是觉得找到了李莫愁的原型。

为什么我不理解美狄亚?因为她恨的是杰森,却杀死了所有其它无辜的人。你说一个人的冷酷来自于他的理性,这就是最好的反证。冷酷的人,总是表现得很理智,但事实上,是不理智在运作他的身体。她说无法眼看自己的儿女在别人的宫殿长大。她说无法面对自己的父亲兄长。但是这样之后,她就能够面对了?

大概是,爱情本来让人无能为力。剧本结束的地方没有揭露杰森是否也丧命了。。。。留给读者去决定是非关系。人多怪杰森的那个“承诺”。最是,男人的承诺,是最不值钱的言语。只是因为,女人的承诺也同样的不会兑现。只不过,男人很少会对女人说,“我要你发誓。。。。”我们男人从来都说,“我不要你发誓什么。”我们的发誓从来都是在说,“我会努力做到。”而那个怎天“被”发誓的,女人你意识到了么?也有自己想要的,但他从不强求什么。

你要反驳。人与人不同,我不否认。我只想说,女人们喜欢的类型都是声音比胸肌大,胸肌比心胸大的人。而那些老老实实兢兢业业脚踏实地的男人,你们却看不上。美狄亚就是看上了一个特殊的人:一个事实上没有太多英雄能力的杰森。这是她受难的第一步:一个不对的人,你给他(她)一切,都改变不了不适合的事实。杰森要的是权势,而美狄亚要的是幸福。最后两个人都一无所有,金羊毛的旅程也变成了一段没有意义的神话。

我举起一瓶啤酒,想要说,我曾经说过这个故事,也曾经在故事后毁坏过自己的承诺,被憎恨了。像故事里一样,一段关系的最后就好象自己一无所有,像是风采的旅程不能再提起了。大概,美狄亚是个魔羯女。因为魔羯对于爱情的期待就是要对方理解自己而已。真魔羯女。一想之下会觉得她是天蝎的,其实你若看她的对白,而你身边有一个魔羯女,你会发现真的是无条件的符合。那种骗术,那种报仇的手法,那种冷酷的外壳,那种你狠,她比你狠一百倍的性格。那种跟你同归于尽都不退后一步的劲。她又怎么会是一个爱你爱到死,说绝情就绝情,恨你恨到死的天蝎女呢?好像差不多?才不咧。。解释:我只知道,天蝎总会想用自己伤害对方-让对方发现自己后悔了,他(她)会寻找下一个,然后对她(他)无限好,即便折磨到自己无话可说,他(她)愿意,因为他终于证明了自己。魔羯则是要赢那一次,即便自己以后会后悔,他(她)无所谓,因为面子最重要。说白了,天蝎狠是狠在折磨自己直到最后折磨变成了自己的苦水,魔羯狠是狠在折磨自己之外的所有相关的人,最后折磨会成为他(她)的胜利。区别。这也就是为什么即便更狠,天蝎却总是赢不了魔羯。

PS:魔羯其实没有那么坏啦,只是我有片面认识罢了。

不过,美狄亚对自己儿女的狠毒还要摆在时代的框架内。在她的社会,一个非希腊的女人,在希腊的腹地,她找不到生路,没有权利,被人憎恨,她无法好好抚养自己的儿女。她要么就是失去一切,要么就是失去自己。

她选择了失去自己,因为大概面子比她的存在都要重要,而事实上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是:对她来说,杰森比她的面子更重要。她会骗自己说,“曾经。”

(本评论就事论事纯属猜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伊底帕斯国王》

索福克勒斯的《伊底帕斯国王》。。。。早就听过故事无数遍,但是今天才真正静下心来看了一遍整个悲剧。整个剧本可以被形容成一个没有希望的下坠。伊底帕斯渐渐的重新审视自己的过去,发现自己没有意识到的罪孽。跟埃斯库罗斯的剧本比较,索福克勒斯的剧本结构上复杂许多。故事也穿插在过去与现在之间。最有震撼力的是索福克勒斯给“现在”所添加的细节。

老实说,这部作品的影响在公元前400年道公元后2000年的跨度里几乎是无所不在的:从叙事方式,从宇宙观,从悲剧的手法,从人物的命运,或者从任何其它的方面。真可谓是超越时间的剧本。

伊底帕斯国王的故事告诉人们什么?这是索福克勒斯的最后一句:“记住,死亡可以结束所有的苦难;向生命的终点走去,不要索求比没有愤怒和痛苦更多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