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内卡和现代诗

一句话?-过度“制作”

塞内卡写得根本不是剧本,而是自己对故事的理解。他没有增加任何的悲剧性,只是把戏剧过度制作,他没有想好什么是剧台,什么是剧台之下。但是很明显,很多本来不应该搬上剧台的元素被变成了戏剧的元素。戏剧和诗的联系从古希腊时代就搅浑不清。是在拉丁文学(塞内卡?)之后,戏剧和长诗终于分离了?诗变成了不能搬上舞台的戏剧,戏剧也不再拥有诗的韵律。因为文学变复杂了,舞台也变复杂了。

曾经学着18世纪的诗人写故事长诗,不成功。节选我10年写的《分手以后还是朋友》。
【书房】
渊:分开如果是个错误,
此刻没能抑制的的悲伤,
悔怨是否殆尽?
不存在我的对,
不存在她的错,
我若是那么狠心,
当初的留恋也不会延拖到今,
不会再拿起电话,
想听到她的关心。
渊拿起电话,拨通了,号码忙音,渊隔了半个小时又打了过去,还是忙音。再隔了半个小时,一个熟悉的声音接了起来。“喂?。。。”
【沉默】

(独白)渊:我不后悔我说过的话,
我不忘记我犯过的傻,
我给她的愤怒,
倘若是故意想要伤害她。
明明是自己讲的分手,
却是我的可悲,
却是我的无助,
在她那里却变成了害怕,
在她那里变成了失望,
如何能够重新开始,
如何还会想要一起,
只是一时间还没有她来填补你的空缺。
不做朋友,
做陌生人,
不会再去留恋,
过去的情人。

是不是觉得要人去讲这些话,讲的人会尴尬,听的人也会尴尬。为什么诗变成了脑海里面的东西?随便一读出声就会失去它们“以往”的作用?

是因为我们忘记了诗的“戏剧”天性。也忘记了“戏剧”本身的“语言”天性。因为我们有了更加容易接受的电影。像WALL-E那样的电影,就算WALL-E只会说一句话,“EVA!~”电影还是幽美得无话可说,还是有韵律。我们不再欣赏诗是因为我们即将要走出文字的时代。那我还写诗做什么?

是因为,文字的特殊韵律是无可代替的。文字是真实的,超越时间的人与人的交流。影视给我们一种交流的感觉,却不能有效准确的传达一个人的思想,哲学,还有抽象的理念。人们不欣赏诗,是因为市场上有太多易找的刺激。所以,我退回来写短诗,知道时间会给诗找到一个市场。我们只需要不断的写下去,首先自娱自乐,接下来的再说罢。

为什么我喜欢香港的词人
说白了,大部分大陆,台湾的词人的歌太空虚了:白白声声说爱情,到头来失去了人真正可以共鸣的经验,因此失去了文字的粘附性,副歌结束也就忘记歌到底在唱什么了。比如几年前很受欢迎的歌《好朋友的祝福》音乐很好,A Lin 的歌歌喉也是台湾最上榜的,“那年我失去最好朋友,和最爱的人。。。。”你把词不唱的读出来,是不是觉得好空呀。音乐好听,可是就是词不入脑。相比之下,陈柏宇的《Espresso先生》的这句,“情愿在你床畔扮演这傻人,我未靠身份衣着脱手拥吻,味觉能赢取芳心。。。。”就不一样,这种抽象的经验,跟A Lin的歌词比就多了那么一点,让歌的美学意义增加了很多。

香港90年代至今的许多词人开始试验将抽象的经验注入在歌词里面。抽象的经验是诗的戏剧元素,我想这是他们的秘诀。为什么感觉上,他们的歌几乎都是悲歌?我想是他们借用了古典文学的精髓。是那些希腊悲剧里面的手法,让一篇简练的词有了可以粘附的抽象髓质,因而增加了一首歌的美学价值。同时,他们对中国的古典文学也是很了解。一个很好的例子用“春秋”这样的词来替代“故事”,要知道,粤语比起普通话更加受到英语的入侵。而能够自然的将汉语运用到这个地步,我觉得社会应该更加认可他们的文字天赋。相比之下,普通话歌曲还很有距离,往往是听到一半,我感觉找不到“我”在里面-唱得都是“你”。下面这首《恋人未满》是林若宁写的词,里面有恋爱哲学,有抽象经验,有戏剧里面那种正反两面性,有那种跳不出的结局-简直就像塞内卡的人物自白一样,就是我的论述的最好例证。

戀人未滿
填詞:林若寧

似有種感情即將傾瀉觸發到山崩
可能 跨出半步會特別敏感
可能 保守秘密更情難自禁
拉鋸互撼 兇猛卻窩心 
激情 握於手裡感覺更逼真
友情 恐怕面臨極強烈震撼
翻騰 身體裡面有洪流被困
雙方交纏 是這麼驚心 也同樣很興奮
如果攤開心聲 如果搬開理性
如果沾污了友誼神聖怕身份無從辨證
如果不哼一聲 情感迫得快要沒頂
停頓與及踏前美麗又矛盾 有誰能決定 
這處境 一時清醒 繼續平靜 
一時感性 笑著亡命
我們單單眼睛都有嚴重性
我最想 隱瞞心境 拒絕承認
坦然死拼 決定承認
不停游盪在你邊境 撲朔依然盡興
如果攤開心聲 如果搬開理性
如果沾污了友誼神聖怕身份無從辨證
如果不哼一聲 情感迫得快要沒頂
停頓與及踏前美麗又矛盾 有誰能決定 
這處境 一時清醒 繼續平靜
一時感性 笑著亡命
愛情捉不到它都有娛樂性
我最想 隱瞞心境 拒絕承認
坦然死拼 決定承認
不停疑慮沒法甦醒 染上感情絕症

Advertisements

About zlong4

Chemistry

Posted on 2013/12/03, in 文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